--------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2-01

[置頂]One's-Self I Sing

sce1.海
sce2.銀魂75
sce3.販賣遙控車的男人
sce4.巧克力香草雪糕和它的女人
sce5.煙花
sce6.我的左腦
sce7.坐在教室最後一排的好處---
sce8.第二十七個夢
sce9.XXXED
sce10.湖心小島[G6927]
sce11.XXX[6927]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7

SCE.2 GINTAMA75 & 眼淚

PS.偶BO好長句子,不適者不要往下看XD


在歡喜迷人省錢省時省力東海岸風情旅結束後,有著健康膚色本是外星侵略者但好久前經已被感化的栗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憤怒以至隱藏的侵略者種子差點爆了——學校你好RP好RP啊啊啊啊

more...

2007-10-04

sce1.海

海好廣闊好廣闊,廣闊得不在乎微小的我是否存在;海也好小好小,小得容不下我的存在.

愛是什麽?是世界崩潰時瘋狂大笑 舒暢與窒息

沒有一見鍾情,我已愛你好久好久,在個子還很小的時候,便夢見枕著你的廣的胸脯安穩地沈睡

IN cabin'd ships at sea The boundless bice

on every side expanding...

沒有一見鍾情,祗有靈魂胚胎時便立下的誓約,約定,在一天相見,約定,離開您,約定,總有一天,21世紀某一天,回到您身邊,帶著滿身的傷痕與對您那已沒法承載的思念與渴望


我將死去

死在你的懷中,化作泡沫,你的淚花

骨頭與皮毛都是累贅,我屬於你 即使你不屬於我

我將死去,微笑著死去


世界崩毀,我們幸存,我們是彼此的唯一,那該有多好……







PS.莫明其妙的告白,不知從何時開始覺得自己最終會死在水裡....XD

2007-09-16

她與她的貓

>>>彼女と彼女の猫(她與她的貓)

新海誠完全自主制作作品

1c0e8313d949c9085baf536d_20070916144824.gif


http://www2.odn.ne.jp/~ccs50140/cat/


http://www2.odn.ne.jp/~ccs50140/cdrom.html




這個有很漂亮的壁紙.......主要介紹新海誠最新作 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秒速5厘米.)
↓↓↓↓
http://5cm.yahoo.co.jp/work/neko/index.html

http://www.b-ch.com/cgi-bin/contents/ttl/det.cgi?ttl_c=388



be6110a77cbf839fd14358b8_20070916144940.jpg


發行時:1999年の初夏

片長: 5分鐘

片型: 白


演出と声とアニメーション:新海誠

音楽:天門

彼女の声とイラスト協力:篠原美香



945ac7caa41aec8cc8176846_20070916144926.jpg


我的相冊有一些截圖 http://hi.baidu.com/hazime/album/%CB%FD%D3%EB%CB%FD%B5%C4%C3%A8



新海誠的另一部作品:

>>>雲のむこう、約束の場所(雲之彼端,約定之地)

79b991ce4429b70993457e40_20070916144913.jpg



中文簡介 http://www.prowaremedia.com.tw/kumo.htm

日文.. http://5cm.yahoo.co.jp/work/kumo/index.html

這...有非常詳細的介紹.http://bbs.comic.cn/read.php?tid=94183




當然還有最初的成名作 

>>>ほしのこえ (星之聲) 可我不是很喜歡,就此錯過.




>>>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

e206a9f292c4d819b17ec541_20070916144959.jpg


http://5cm.yahoo.co.jp/


預告片
http://5cm.yahoo.co.jp/index.html



2007-08-27

恍若隔世






記憶中的是生命的顔色,給人以樸實詳和之感。

見過豔麗的嗎?




“你要越過那座山?”

群山圍繞的一個小村莊,這天迎來一位偶然路過此地的客人。

“是的。”

人們陷入慌亂,私語竊竊如林中蟲嗚。

“有何不便之處?”

客人的笑容溫和就像秋日的陽光,他提了提承負行囊的肩帶,疑惑。

“不不……我們……”

人們不再耳語,沈默之下如綻放的大牡丹花般往四面八方散去。

“有什麽事嗎?”

少女如嬌柔的花芯,怯生生,俏生生,祗見她發在臉上投下陰影,雪白的指間是折疊的短函。

“給我的?”

客人接過,低頭後昂首,少女已離去。

無奈地笑笑,展開短函一看,不由得僵住。

“看來是到了不得了的地方啊。”

短函上是秀美的十三字 :

一直往前,不四顧,不回頭,不停留。


無論何時尊從別人善意的勸誡總是不會錯的,綱吉決定上山後便一直往前,不論何事發生也不停下腳步。

擡頭眺望,目光可及之處,深淺不一,富有層次地更替。可這樣的是不是過火了點?竟然覺得豔麗無比,散發著致命的誘惑力,仿佛連靈魂也能吸走,真是不何思義。

綱吉沒有注意到,祗顧著看山林,他的腳步漸漸慢了下來,一步,一步,最終完全停在一個點上……







見過豔麗的嗎?

綱吉在陷入山林的圈套後,來到這個恍若隔世的地方已有時日,失修的古老寺廟,四周是連綿沒有盡頭的。

無論看多少遍都是如此嬌豔呢。總覺得很懷念,很懷念。

你是什麽人?

寺廟的主人是一位藍發的先生。奇特的人,綱吉竟不知道他是何時出現的。

你叫什麽名字?






骸,爲什麽這裏的植物、甚至動物會這麽的、這麽的……?

他們正在奔向死亡。

爲什麽?

爲什麽?倘若你是問爲什麽會死亡,那我可以告訴你,它們活不下去,所以會死。倘若你是問既然是將死之物,爲什麽還會成這個樣子,那我可以告訴你它們對生太過執念,強烈的渴望使它們更快地燃燒生命,生命的極致……

綱吉猛地抓住心窩處,堵住某個出口,不然有什麽會從那裏跳出來。

你到底是什麽人?

明明就在眼前,卻記不清他的容顔。

骸不再答話,在夕陽逝去前,他默然隱入濃密的叢林深處。綱吉想追上去,抓緊他,卻連聲線都在夜幕中僵硬。



靜下來了,消失了,綱吉孤身一人。

叢林還在,風弄出沙沙的雜音。

害怕,淺淺的害怕生出,緩緩地,不慌不忙地,向綱吉走來。

害怕誰?害怕什麽?害怕從何而來?綱吉無從得知。





日子開始以月計。

骸在閑時會陪伴在他身邊。他是那麽親切和善,有著永不脫落的微笑。

在這個永久的春,草在腳下蔓延輔散,沒有狠心的踩踏,它們任性的讓花持續怒放,在它們的任性的爪子快要伸到綱吉的腳踝時,骸拉住綱吉的手腕。

你不可以出去。

什麽時候可以離開?

山林封閉了,再等一等吧。

還要等多久?

你急著離去?

……不。

那就再待上一會兒吧。


骸給綱吉講一些從前他到處遊曆的故事,有聽來的,也有親身經曆的,綱吉有時會很認真地聽,有時祗是看著色生命發呆,骸在這時停下來,看著發呆的人,祗是看著。

綱吉還是不曉得自己的害怕的原由,但總算明白和夜有關。骸總是在夜來臨,也就是完全消去前,起身離去。這時候,綱吉總是說不出話,祗能默默注視著他消失,然後在和夜的叢林的影子一同開始漫長的等待。


他問骸。

你在這裏多久了?

一輩子

一輩子的確是一個時間概念,可惜太含糊。

那就我的一生。

你的一生還沒過完呢,何況這和一輩子是一個意思。呐,不要敷衍我。

你怎麽知道我的一生沒有過完?你很了解我?那你說,我是誰?

……我不知道,你沒有告訴過我。

我說過的,是你忘記了。

是的,你把我弄丟了,你把我忘了……

綱吉不知道笑容後私藏的心。




綱吉只覺得每天都是乘船出海,風雨中飄蕩,無法踏出船延一步,也不知道自己將去往何處。

恐懼在無限膨脹。

“每個,每個夜晚,你都消失到哪裏去了呢?”綱吉抓住骸袖子,嘶扯著喉嚨掩飾。

去一個你到達不了的地方。

“我到不了嗎?那你可以不去嗎?”

爲什麽?

“這裏祗有我一個人。”一日比一日更渴望看見黎明的光輝,他不再睡眠,他數著星星等待太陽新生的第一線光,等待骸回來。

那又如何?

“在晚上,祗有我一個人。陪著我的祗有那無盡的,仿佛有著生命。睡覺的時候,它們的脈搏就在枕邊緩緩地一起一伏。我知道,我知道!就是它們團團圍著遮敝通往外界的道路,我害怕,我很不安。”

你想逃?

“是的……不,不是的!”

骸的臉越來越清晰,綱吉死死地盯著,某個片斷在腦海裏呼之欲出。總覺得,祗要再一會,在下一個瞬間,他就能抓住些什麽。

他伸出手,指尖幾乎要碰觸到那無形的體溫。

可是。

我得走了。

夜刹那吞噬光明,漸逝,眼前人就要跟隨而去。

不要走,不要走……

衣裳互相糾纏,第一次除了手指以外的肉體接觸,竟是如此熟悉。

可是一切都是垂死掙紮,任你握斷指折也無法挽回,生命機質在指縫間流失,僅餘的笑容的痕迹,亦似秋末藍蝴蝶的翅膀般在風中破碎飛逝。

在陷入幻夢時,視界卻有如真實,綱吉看著眼前的色在加深,在幻化,在糾纏,在不斷逼近,繼而徹底崩壞,枯謝。呼吸還在進行,心臟卻被撕扯著,幾乎快要停止跳動,血液在倒流,身體在往下陷,不斷地,不斷地,不斷地,直接完全被吞噬,被難以承受的悲傷……




終於

模糊的視界逐漸回複明晰。

花香,風的氣息。

“啊,他醒過來了!”

少女的驚喜的臉,見他醒過來便興奮地和四周的一些人說著什麽。

和那個遞短函的少女很相似,但不是同一個人。

窗外是普通的山林。

這裏是哪里?

少女給了他答案。

正是他上山前停留過的村子。

不同的是:已過百年。



百年?

綱吉重又望向那片山林,淚水不知爲何充溢,模糊了所有……






在神話時期,流傳著這麽一個平淡的故事:

生命的神明和人類的少年相遇。他們擁有共同的快樂時光。可是少年是人,人類抗拒不了自然的生老病死。病魔要奪走少年。

生命的神明難以承受失去少年的痛,他付出自己的性命換取少年的永生。神明不會死,卻從此沈睡不醒。

少年永生不死,卻再也想不起他的過去。

少年爲尋找自己的記憶展開旅程。

可是,不知道爲什麽,無論少年去達多遠,最終總會回到他們最初相識之地。

重複相遇。

重複離別。








  終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